欢迎访问三农舆情!

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三农专题

“青稞博士”尼玛扎西妻子拉琼:除了工作,他什么也想不到

时间:2020-11-13 文章来源:西藏自治区农业农村厅 作者:佚名 点击:09 次

  ”9月5日,55岁的西藏自治区农科院院长尼玛扎西在前往阿里的调研路上突遇车祸,猝然离世。10月22日,记者与尼玛扎西的妻子进行了对话。“

  尼玛扎西的家位于农科院宿舍,是一幢有着藏式风格装饰的二层小楼,10月22日下午,尼玛扎西的妻子拉琼,穿着一身黑色的棉外套,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忆起与丈夫的往昔岁月,泪水一滴滴掉下来。31岁的儿子阿旺次仁帮妈妈拿拭泪的纸巾,不多时就用了半包。

  “他是无怨无悔、真心实意地去工作。除了工作,他什么也想不到。”拉琼说。

  傍晚的阳光斜照进庭院,四周俱静,与丈夫几十年的感情生活,拉琼娓娓道来。

  “家里整面墙都写满英语单词”

  我们一路走来很艰辛,但是感情很好,生活得特别开心

  新京报:你们当初是怎么相识的?

  拉琼:初中时,我和他就是同学,后来一起在咸阳民族学院的西藏班读书,又考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学系。1986年7月,我分配到西藏农科院农业研究所工作,他分到质标所,一年后,他被调到青稞研究室,开始从事青稞研究。

  新京报:他后来成为了西藏第一位农学博士。

  拉琼:1995年,他考上了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硕博连读。他经常说,他很幸运地赶上了新时代,在党和国家的培养下,把他从家境贫困的孩子,培养成西藏农学的第一位博士,他感到非常自豪。

  

  拉琼和儿子阿旺次仁接受媒体采访。新京报记者 吕文君 摄

  新京报:你们当时的生活怎么样?

  拉琼:在农科院工作的时候,他晚上下了班,骑着自行车到社科院听英语课,家里的整面墙都写满英语单词。当时我们的工资低,仍然坚持买磁带、英语书籍、录音机。后来他决定考研,就关在办公室学习,那时我每天过去给他送饭。我们一路走来很艰辛,但是感情很好,生活得特别开心。他考研究生那年,是个元月份,早上8点天还没亮,他点着蜡烛起来参加考试。

  新京报:2001年他在尼泊尔国际山地中心任职,当时待遇很高,他还是选择了回国。

  拉琼:当时单位需要他,这边缺乏相关的人才,他就放弃尼泊尔的薪酬,回来了。

  “把家当成招待所”

  他不回来,我也不吃饭,一直等他。他说,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新京报:2003年他成为农科院的副院长,之后的工作是怎样的?

  拉琼:他工作特别忙,顾不上家里,儿子也顾不上管。阿旺读到三年级,成绩总是不及格,没有完成寒假作业,他爸爸生气了,拿筷子打他的手。

  他很少有假期,周末也待在办公室。早晨从家里走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说材料没整完,会早点回来,但他总是做不到。就算结束得比较早,他也是再去试验地转一下。他一心一意地工作,脑子里除了工作什么都忘了。他身体不好,我不知道怎么去说他,就说你应该多保重。他说,我事情特别多,做不完的话,更安不下心,睡不好觉。

  他从年轻时就爱喝咖啡,后来为了提神,一杯里面冲三四袋速溶咖啡,一天喝十几袋。对生活,他没什么要求。我做什么饭,他就吃什么饭,儿子上小学的时候,他还有空擀面片、包饺子,他很会包饺子,但后来,他就忙的没时间做饭。

  新京报:他经常下乡,对家里照顾得很少?

  拉琼:他在办公室待得时间长,出差下乡的次数多。我有时候说他,你把家当成招待所一样,他说,我心思确实没在家里。

  每次出差回来,他把箱子放下,马上跑到办公室。我说,刚回来还没休息,你怎么对身体这么不负责任?他说,我这算是好的,我还进来送东西,我的导师直接进办公室,根本不会到家里去。

  因为他忙,里里外外的家务都是我干的。2008年家里房子装修,他签个字,就跑到宾馆和同事写申报项目的材料,其他都交给我。我让他去看一下,他说有什么好看的,装修师傅会处理好的。

  他对这些事根本不上心。他一心一意地工作,除了工作,他好像想不起其他的事情。

  新京报:你会怪他吗?

  拉琼:肯定会有怨气。有一次我做好了晚饭,等他回来吃。当时他在院里值班,使劲催也不回来,都快到晚上11点了,饭菜热了两三遍,颜色都变了。我当时真的生气了,就吼他,你们农科院的人都跑哪里去了,什么事都让你来干!他说好好好,马上回来了。好不容易见到人回来了,他一路上都在打电话,回到家跟我说对不起。

  其实我的气也消了。我看着心疼,又觉得特别的无奈。我们经常晚上10点才吃饭,有时到11点才吃。他不回来,我也不吃饭,一直等他。他说,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儿子在北京工作,有时也打电话安慰我,说妈妈不要怪爸爸,我们北京这边领导也是这么辛苦,领导就应该这样。

  新京报:听说他做了胆切除手术,还有糖尿病,一直到现在每天注射胰岛素。

  拉琼:有次他去北京,当时没带厚衣服,就得了重感冒,在小诊所里临时输液,之后得了糖尿病,医生说与输入过量的葡萄糖有关。

  在成都的华西医院确诊为糖尿病后,每天他都要空腹打两针胰岛素。我们回到拉萨后,人民医院的医生让他本人过来办理相关减免药费手续,他一直没时间,我实在没办法,就拿着华西医院的检查结果,对医生说,求求你,他是农业科技人员,经常下乡,你们通融一下。

  后来都是我替他去拿药,他从来没有去过。他总是说,我的药快用完了,我要去下乡,你帮我跑一下医院。他连药都没有时间去取,除了工作他什么也想不到。

  新京报:你了解他为什么这么急迫地工作吗?

  拉琼:我觉得他是心怀感恩。他总是说,国家把他培养成一个领导干部,还得到了那么多的荣誉,他有义务和责任干好工作,回报国家和社会。

  “他非常爱我,我也是心甘情愿地支持他”

  他说,作为妻子你是合格的,儿子如果能找到像你这样的妻子该有多好

  新京报:工作之外,他有没有弥补过对于家庭的亏欠?

  拉琼:以前我们穷惯了,直到现在看得都是减价、处理的商品,他喜欢优衣库的衣服,一件纯棉的衬衣破了好几个洞,仍然穿在外套里面。儿子说,别人看见会觉得寒酸,他说穿得舒服不舍得扔掉。

  但他对我和儿子却特别大方。每次出差,他都给我买礼物。我们偶尔去商店,我喜欢的东西,嫌贵不舍得买,他不眨眼买下来。跟我说,你到了这个年纪,想吃什么就吃吧,想穿什么就穿吧。

  他对儿子爱得很深,阿旺有什么要求我不同意,他都同意。只要阿旺喜欢的,他都买下来。他说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非常的骄傲。

  有时候我操心儿子的婚事,他说,作为妻子你是合格的,儿子如果能找到像你这样的妻子该有多好。今年情人节,他给我打了2013块钱,“我爱你一生”的意思,我的心都醉了。

  我们出去吃饭的时间特别少,偶尔有机会,他说全部依你,你吃什么我吃什么,只要你开心高兴就行了,你去哪儿我都陪你。

  他在去吃饭的路上也用手机办公。他既近视又远视,手机的字体那么小,我就提醒他这样对眼睛不好。他曾说过,工作做不完,就算我回来陪你待在一个地方,我的心也不在那里。他的心思全部在工作上。

  新京报:他给儿子的未来提供过哪些建议和帮助?

  拉琼:实际上从小到大,儿子都很独立,自己住校,自己报志愿。包括毕业以后,都是凭自己考上了北京的公务员。我跟他抱怨,说把儿子放到那么远的地方,个人的问题什么都没操心过。他说,相信阿旺肯定会处理好自己的事。

  新京报:他曾说过,每年只有藏历的新年能休息一下。

  拉琼:他是个喜欢干净的人。每年藏历除夕都把整栋房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做起家务来,他比我能干得多,但总是在除夕,或者我生病的时候,他才顾上干家务。藏历初一的时候,我们就穿着干净的新衣服,给科技人员拜年。

  新京报:你们最后一次通话是什么情景?

  拉琼:8月20号,我们上午一起散步,走到试验地,他给我介绍正在培育的一个青稞新品种,我当时还拍了照片。那是我们最后一次散步,没过几天,他就下乡了。

  下乡的时候,他会带着一个小行李箱,装着电脑、咖啡、烟和药。隔几天我就给他打个电话,聊得很简短。他会说,今天挺好的,已经休息了,让我放心。我也不多问,怕影响他。9月4号那天,我打他电话,问他何时回来,他说10号。他当时在工作,我不敢多打扰,就连声说好,挂了电话。那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

  我心里想,他很快就回来了。9月5号那天,我还多买了肉和大白菜,心想如果他提前回来,准备包饺子吃。

  我身体不太好,身体发虚汗,爬楼梯时,身子一歪就倒下去。他此前说过,北京有个治内分泌的医生,等到10月休假的时候,就带我去看医生,治好我的病。 我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每天一睁眼,我还是不相信这个事实,还想着他会回来的。

  新京报:他在你心中是什么样的?

  拉琼:他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特别善良的人,他经常说,做人、做事一定要真诚,善待每一个人。如果有人需要帮忙的话,我们尽量要提供帮助。

  对我们来说,他是一个优秀的丈夫和父亲。我和儿子都知道,虽然工作很忙,但他心里装着我们,深爱着我们。我也是心甘情愿地支持他。( 记者 王昱倩 编辑 胡杰)


原文链接:http://nynct.xizang.gov.cn/xwzx/xzsn/202011/t20201104_181047.html